公司新闻

因扎吉完满诠释时机主义 "偷袭者"难逃绝迹为难

来源:原创 编辑: 时间:2019-02-01 09:11
分享到:

网易体育5月20日报导

当盖德-穆勒、莱因克尔、霍萨姆-哈桑和因扎吉一次次地把球送进球门时,你无奈否定他们的成绩,更无奈回避他们为本人的俱乐部、国家队争取的众多荣耀。事实上,这些球员简直“不会踢球”——依照克鲁伊夫的说法,他们只是“长了一个前锋的鼻子”罢了。

“前锋的鼻子”

什么叫“前锋的鼻子”呢?假如说,足球的最终宗旨是进球,那么一切可能很简略。然而很多人在意的则是“进球的方式”。回升到哲学的角度,是过程与成果何者重要的问题——无疑,对于意大利人,答案是后者;而对其他拉丁民族,可能前者更为关键。而球场上的时机主义者,便成了“成果至上”顶礼膜拜的对象。显然,这种本色包含了敏锐、果敢、准确等无奈复制的天分,别的呢?什么才是“时机主义”的要素?

假如对一名教练,上一名前锋等于一个进球,那么他必定会选择他当仁不让地占据一个主力位置。对于这样的超级射手,你没法说不。痛惜时机主义既然称其为“时机”主义,一定寄生于时机。无奈否定的是,当今足坛已经必定没法找到一个全赛季均能提供不变进球率的“时机主义”者。

在“上古时代”,这样的人比比皆是,普斯卡什年过三旬还能在皇马奉献恐惧的场均0.8球的效率,必定不会是因他“体壮如牛、奔跑如飞”的成果。事实上,直到盖德-穆勒的时代,他提供的进球率都远非后人可及。然而随着现代防守实践的一直开展与夯实,时机主义的匿影藏形已是不成逆转之势了。

最大的要素:勇气

然而,另一个不能回避的现实是,即便不能提供不变的进球率,在“大场所排场”下,时机主义的作品仍不鲜见。因扎吉2007年欧冠决赛的2个进球已成历史经典,2005年克雷斯波也曾在伊斯坦布尔梅开二度。弗格森曾说因扎吉“生来就是越位线上的球员”,可没有一次次与边裁的抗议,没有一次次空费体力的冲刺,“时机”又从何而来呢?

这就是时机主义者最大的要素:勇气。敢于用薄弱之力与铜墙铁壁般的高大后卫反抗,敢于挑战边裁可能随时呈现纰漏的“鹰眼”,敢于在任何不成能的角度完成射门,以至包含:敢于在道义与规则的面前冲犯公众,骗取禁区表里的利益——只有乐成,只要乐成。哪怕在板凳上蹉跎,也不会磨钝了他心中的利刃,与眼里的光芒。

还有什么呢?时机主义只可能在足球场上孕育发生——其它任何项目,都不成能把一个只会一项技术的运策动推向领域的巅峰。从这个角度,能够断言“时机主义”永不消逝,好像因扎吉,只有他在,就永远令后卫担忧,令你筹备冲动。

“只会进球”将被裁减

“许多长于检漏的前锋就是依靠对手的谬误而进球。即使不是鲜亮的失误,那一霎时的不专注,也可能让对方前锋取得一米的空间。”这是黑山主教练佐兰-菲利波维奇,70年代初期贝尔格莱德红星队传奇中锋对时机主义前锋的定义。无疑,对于对手防线的洞察,以及掌握战机的天生敏感,是“时机主义”保留的前提。

事实上,每个被称作“时机主义”的前锋,并非只长了一个敏锐的“足球鼻子”,在他们身上,往往有着许多普通球员无奈企及的天赋或威力。你很难找到另一个始终如因扎吉一样勤奋拼抢,保持对对手和裁判始终“仇恨”的球员;你也很难找到另一个如谢林汉姆一般对皮球的落点与飞行轨迹判断如此精妙的球员;同样,即便面对年过四旬、且流连风月的罗马里奥,年轻球员依然自叹“5米内的冲刺,没人比得过他!”

从这个角度讲,似乎时机主义是永久的——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三、五年。痛惜,这是站在静态的足球开展不雅观上来说。无独有偶,是每个时机主义者的标签。但对于开展至今的足球战术而言,“只会进球”的时机主义,或许真的要被裁减了。

本色教育,教出来的似乎都是“全才”,或者说“片面平凡”。大批中庸俗球队的球员正是凭仗某种“片面平凡”,在职业联赛中站稳了脚跟。以至在顶级球队,相似球员也不乏其人——2006年世界杯冠军意大利队,即是典型代表,除了皮尔洛和布冯2人,其别人均不敷青史留名。

卡佩罗的不雅观点是,假如你能打边后卫和边前卫,很好;假如你摆布通吃,那更好;假如你中前场或者中后场全能,那就太棒了。所以在他的眼里,除了擅长干苦活累活的埃莫森,就是赞布罗塔、杰拉德一类球员受痛爱。以至为了一个能胜任两边卫、但心理已经完全被特里搞解体的布里奇,他也要流连忘返。这些都足以证实,“全能”对于教练的意义是如许重要。